宽频发展要看消费者

Posted on

新政务委员高举资通讯为火车头,要加速造「云」;阁揆又慨允宽频为国民基本人权之际,相关产业的困境或许可供政策布局另一面参考。
其一,几度想振衰起敝的Yahoo!终于从董事长起全盘改组,新任CEO来自eBay,是电子商务出身。其二,NCC对电信业普遍采行的「吃到饱」收费方式暂不介入调整。两则新闻的交集叫「消费者」!网际网路时代的消费者!Yahoo!一直努力用搜寻搭配广告的商业模式,终 究还是得转向更贴近消费的电子商务。「吃到饱」是方便的服务,也便宜了消费者,可是挂在网上,不事加值,长期如此往往造成网路建设的浪费,也引发管理上的纠纷。业者苦在心头却只能饮鸩止渴,NCC顾虑消费者势大,也不敢轻言改变。
所谓「顾客至上」,骨子里还是厂商为核心的服务教条;通讯业习称的「最后一里」,是从传统交换机为中心向客户量度的营运距离。这些都不符合网路时代消费者的思维。品质和价格╱成本过去是市场占有的利器,今天品味和(同侪)口碑的影响更大。产品要跟紧这种感觉,服务要贴近消费者做决定的刹那,才是赢家!Apple手机采精品设计加上个人化服务套餐,就是反映这个趋势的最鲜明例子。

政府辅导产业改革

因此,Yahoo!再怎么样提供情报、分享广告,不如促成直接的交易,惟有紧黏消费,才抓得住客户。电信业者的加值服务如果是吃到饱式的月费,只会被消费者抱怨。要设法从成长中的数据使用量中分享更多利润,通讯公司才能从消费扩增中与时兴旺。他们也才甘心投资网路、升级宽频,诱发更大量的数据应用。 
对照业者纷纷跨界,挤向消费者端的市场混流状态,政府主管单位也应该调整过去静态产业链的分工分级的思维。不单在法令机制上要放宽业者跨业越级竞争的限制,政府甚至应该主导若干汇流应用,策略性带动新兴产业。 
思维固然要松绑,政策更要切中时弊。政府单位引导产业发展时,不只归纳趋势之必然,更要致力于台湾特有的状况。在快速变迁的资通产业中,个人认为台湾仍然面临两大异于其他国家的挑战。一是紧邻中国的海外市场机会,一是台湾内部亟待改革的媒体产业。 
网路时代中创业世界虽然相对平坦,要成就为商业持续获利,仍然要靠规模效应。把握目前中国对互联网事业还多方设限之机,台湾的创意配合「深口袋」支持,形成经济规模,开拓对岸市场,这绝对是一条让他国艳羡,台湾占地缘优势,文创╱内容产业的出路。如何促成深口袋──想必是大公司,特别是政府可以主导的公司或基金──来支撑创意商业化的过程,而又不怕被批评为图利或寡占,就看今之李国鼎了!网路时代媒体等于完全开放,传统大众媒体影响力似乎下滑,可是台湾有线电视独大又恶质经营下,对国民长久的伤害已经成为世代灾难。眼见一般监理手段再再失灵,必须培养商业竞争对手,才能用消费力量扭转颓势。通讯平台和影音媒体的密切合作是全球趋势,也是唯一能够改变台湾有线电视独霸的机会。政府该不该纳为资通政策大计的一环? 
追循邻国步伐,加强云端建设、加速4G发照,增加网路供给能量,应该有助于宽频产品流通;依自由经济理论,立法管制产业分级,监督市场主导者跨界行为,相信也有助于市场秩序。这些都是有凭据的主张,也是许多学者期许政府的方向。不过,他国作法我们是否就照单全收?台湾有没有什么特殊国情?网路产业有没有异于以往经济理论的特性?政府要不要更关注消费需求的培养,进而辅导产业形成竞争规模?凡此种种,惟有贴近民众需要,反映社群趋势的网路政策,才能奢谈宽频的人权精神!新阁新献,国家大政,系此一念!

 

草料二维码生成器http://cli.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