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节目加入二维码 企图拉回年轻观众

Posted on

提起二维码,很多人或许并不陌生。这个像“迷宫”一样的黑白小方块,早已出现在火车票、演出票、图书、杂志及各种商品的包装上。最近,二维码还登上了电视荧屏,不少娱乐节目的画面上都出现了这种小方块。对于电视节目制作方来说,二维码的出现不仅改变了观众看电视的方式,甚至可能成为应对观众流失的一个“救星”。

  扫出人气

荧屏外几十万观众在扫码

观众小丁初次体验二维码,是在上周五晚看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的时候。当时,电视屏幕的左下方出现了一个二维码,旁边还写着三个字“扫描我”,出于好奇,她掏出手机扫了一下,没想到手机上下载了一个叫做“呼啦”的软件。进入这个软件,屏幕上跳出了一个与节目内容相关的问答游戏。于是,小丁就这么边看电视边玩了起来。

二维码带给小丁的这个“呼啦”软件,其实是湖南卫视推出的一款手机社交应用程序。据湖南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呼啦”项目负责人刘琛良介绍,湖南卫视的很多节目中都会出现“呼啦”二维码,观众只要扫码,就能参与答题游戏积分,或是与他人共同探讨电视节目。他透露说,“呼啦”开通一个月以来,已拥有注册用户近100万,“这比我们预想的好,最初我们预计有50万就不错了。”

从二维码上尝到甜头的,还有央视益智游戏节目《开门大吉》。1月28日晚,《开门大吉》节目现场,一位女选手正在玩听音乐猜歌名的游戏。她可能不会想到,就在电视机前,有21万名观众正在与她同步答题,而他们正是利用手机扫描二维码来参与活动的。根据节目方制定的游戏规则,只要在节目揭晓答案之前,观众能够选出正确答案,就可以获得相应积分,并根据游戏积分,通过摇号等方式,获得相应的奖品。

《开门大吉》制片人、总导演刘正举,是国内最早将二维码引入节目的电视人。在他看来,二维码正在改变人们观看电视的方式。刘正举以《开门大吉》举例,通过二维码邀请观众参与节目,进行同步互动,实际上是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开卷答题”的机会,“观众可以借助互联网和身边亲朋好友的帮助,来完成闯关问答和游戏。”

  藏着无奈

把年轻观众重新拉回来

对于节目制作人来说,把二维码引入电视节目,多少也是因为形势所逼。“当初我们决定上二维码时,节目责编都不同意。”刘正举透露了一个情况,“他们觉得现在的电视观众以中老年人居多,这个群体中有多少人会一边看电视一边拿着手机玩这个新鲜玩意儿?”而刘正举的回答很直接:“我们是给年轻人用的!”

刘正举认为,二维码的出现,开启了电视节目的“双屏互动”时代。换句话说,就是通过同步参与节目游戏方式,让那些习惯了使用电脑和手机来看电视的观众,重新回到电视机前,实现电视大屏幕和手机小屏幕之间的互动。

截至目前,扫描了《开门大吉》二维码的活跃用户有44万人,他们都是通过手机号实名注册的。根据节目播出五期以来对获奖观众提供的身份证件号码的观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年轻观众。刘正举自己平时经常上网溜达,他通过网上留言发现,“很多网友都说自己太久不和父母一起看电视了,而《开门大吉》让一家人聚到了一起,全家答题,共同协作。还有的人说,自己几岁的孩子都在帮爷爷奶奶用手机操作答题。”

统计显示,《开门大吉》播出五期,平均收视率达1.9%,第五期节目甚至创造了2.36%的高收视率,在央视所有节目中稳居冠军。与此同时,累计有1300万人次观众参与节目在线同步答题。这些数据让刘正举甚感欣喜,“观众群明显扩大,虽说没有直接的判断指标,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二维码在这里面一定起了作用,是它将年轻观众重新拉回到了电视机跟前。”

连接希望

让电视搭上新媒体顺风车

当二维码出现在电视荧屏上,其实也可以看做是时代变迁的一个小注脚。由于二维码的画面构成比较复杂,因此只能在液晶电视以及平面直角电视上才能被扫描,这在以前球面屏幕电视为主的时代,可以说是望尘莫及。另外,智能手机的大量普及,也使得人们真正可以轻松地扫描并处理二维码的信息,而不会遇到来自技术方面的阻碍。

近年来,“三屏合一”(即将电视、电脑、手机应用整合在一起)的概念,时常在传媒界被人提起,二维码的应用或许是“三屏合一”的一个有效尝试。刘琛良用“连接客厅与客厅”来描述二维码的作用,“通过连接家庭共享的电视大屏和个人私享的手机小屏,为电视用户提供互动体验,打通用户与电视、线上与线下的交互。”

另外,刘正举也觉得,“三屏”让观众群分化越来越严重,而电视二维码的应用,最大功劳就是减弱这种分化趋势,“以前观众看电视手拿遥控器,现如今他们拿手机,这是欣赏习惯的改变,同时也打通了电视荧屏与手机屏幕之间的通道。”

身处网络时代,电视的“红旗”还能扛多久?刘正举说这是电视人经常自问的一句话,“电视二维码的出现,最大的意义在于让传统电视搭上了新媒体的顺风车;同时,也从某种程度上抵御着电视观众群日益老化的趋势。”刘琛良同样对此充满信心:“中国绝大多数地区的电视日开机率在30%,依旧挺高。而目前国内各类智能手机用户有3亿多,随着这个数字的增加,”双屏”之间因为某种关联而产生的空间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