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主读与被读 精彩应用全面拓展

Posted on

近年来二维码在国内的发展可谓如火如荼,与移动互联网以及电子商务的结合也日益紧密,各种二维码应用风生水起。

虽说二维码有各种花样繁多的应用,但也无外乎主读与被读两种,二维码主读就是用户在手机中安装类似“爱拍二维码”等拍码软件,通过手机摄像头读取一般二维码图像中的信息;二维码被读就是经过加密等特殊编码处理的二维码图像通过专业的通道以短彩信方式发送到用户手机中,在商家门店被扫码设备扫描验证,以使用户从该商家获取商品或服务。目前,以拍码上网、防伪溯源为主的主读和以翼码电子凭证为主的被读,已经逐步融合进各个领域。

一、二维码主读应用前景广阔

其实二维码的主读应用在日韩等国外早已风行。据悉,日本手机二维码已经实现了终端近100%的普及率,二维码的产品认知度高达96.5%,实际使用率更是维持在73.3%的高水平。韩国预置二维码识读软件的手机,渗透率也从2003年的8%快速增长到2006年的82%。

我国拥有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只此一点就注定了二维码未来发展前途无量。虽然基于基本国情,智能手机的普及率还不算高,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智能手机的普及只是时间问题。而另一方面,我国也出现了一批专注于二维码应用服务的优秀公司,也相继推出了实用的拍码软件,使主读拍码更加方便。以上海翼码为例,其推出的拍码软件“爱拍二维码”是目前市面上最小的一款拍码解码软件,自动对焦、支持扫描一维码和二维码,快速识别出二维码内的信息,对用户免费开放下载。

纵观我国二维码的发展历程,主读应用当下虽然没有完全时兴,但是我们已经越来越多的能够看到拍码上网、读取二维码名片信息、解码下载软件、商品防伪溯源等方面的应用,其繁荣的市场前景已经可以预见。

二、二维码被读的电子凭证应用渗入各行各业

国内直到2005年前后才相继出现从事二维码被读应用的服务企业,然而在这短短几年中二维码被读的电子凭证行业却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电子凭证”是上海翼码开创性提出的一个二维码被读应用的产品概念,如今,已经是颇具规模和市场的一个新兴行业。

作为二维码应用服务行业的先锋军,翼码不仅推出了主读的“爱拍二维码”软件,其实他们更是二维码被读融入实践应用的开先河者,早在2005年就发出了中国第一张电子电影票,并通过不断创新,在被读应用上衍生出“移动定票”、“积分兑换”、电子VIP、“电子提货券”、“电子优惠券”、“自助值机”等10多项“电子凭证”产品的全套业务应用解决方案以及业务运营支撑服务。

更具体来说,比如我们现在团购生活服务类的餐饮、旅游等产品,由于众多电商平台已经跟翼码服务系统打通,用户只要在线购买时填入手机号码即可收到由翼码发送的短/彩信形式的二维码电子凭证,用此凭证即可到指定的商家终端机上扫码验证后获得相应的服务或实物产品。更方便的是我们通过短信转发凭证,就可以实现商品赠送,对送礼市场也是一个极大的促进。2007年国内的首个开通二维码值机的南航航班,也是使用由翼码发出的含二维码图形的电子登机牌,现在这项应用已经在多个航空公司的航线上开始得到推广。2011年以来,同移动电子商务相结合的二维码的被读应用也受到了各行业的追捧,O2O模式更是在二维码电子凭证应用的助力下得以更好的实现,基于电子凭证构建业务,能够使凭证作为O2O的通道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使线上线下的交易及消费形成闭环。

二维码的各种应用层出不穷,无论是作为广告海报中的拍码入口、会议电子签到和电子VIP卡中的身份识别、使用二维码进行的物流跟踪或者产品溯源,还是电子商务领域的二维码电子凭证提货券、二维码优惠券、低碳环保的各种电子票等等,都印证了二维码应用的广阔发展。更多行业人士的关注、更多消费者的互动交流、更加全面的专业服务推出,一定会使这块市场呈现出更加欣欣向荣的景象。